? 北京希諾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專注-動物基因科技-寵物基因檢測-動物基因編輯-動物細胞治療-寵物細胞克隆
    1. <samp id="cfxkr"></samp>

        <ol id="cfxkr"></ol>

        <em id="cfxkr"><code id="cfxkr"></code></em>

          <strong id="cfxkr"></strong>
          1. <var id="cfxkr"><source id="cfxkr"><td id="cfxkr"></td></source></var>

            新聞中心 News

            企業新聞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企業新聞

            我花38萬元克隆死去的寵物狗

            來源 : 作者 : 發表時間 : 2019-08-26 瀏覽 :

            克隆是生物學最頂尖的技術,也是人類掙脫上帝之手的一種可能。無法面對離別的都市人,現在正把這一技術運用于寵物身上,克隆一只一模一樣的貓或者狗,這給失去愛寵的都市人類帶來了巨大安慰,代價是高達數十萬的巨額的克隆費用。

            故事時間:2013-2019年

            故事地點:英國、北京、杭州

            第一次見小迪那天,薈薈和男友坐了4個小時火車,穿過一望無際的原野,一路抵達蘇格蘭邊境。在一個連站牌都找不到的地方下了車,又爬了一個小時山路,終于抵達農場。

            剛見面,一個多月大的小迪歪歪扭扭地跑過來,輕輕咬住了她的腳后跟。水汪汪的大眼睛望著她,薈薈的心一下就融化了。

            那是2013年夏天,薈薈和男友想養一只邊境牧羊犬作為英國留學的紀念。

            很快,小迪就成了薈薈心里最特別的存在。狗都愛拆家,小迪會專門挑薈薈的衣服咬??粗鹿窭镆黄墙?,薈薈生氣又好笑。

            可小迪又特別愛纏著薈薈,每晚都要趴在她懷里睡覺。如果不讓,小迪就伸出兩只爪子扒拉著床沿,可憐巴巴地看著她。薈薈心軟,小迪看到她表情一變,立馬咧開半邊嘴角笑,露出一側牙齒,看起來痞痞的。

            “媽媽愛你,晚安?!闭f完這句話薈薈便抱著小迪入睡,一抱就是5年多。

            圖|小迪1歲生日

            回國后,小迪跟著薈薈輾轉北京和杭州,見證她和男友一路步入婚姻。今年4月,薈薈忙于工作,只好把小迪暫時放在父母家,和一只拉布拉多養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小迪長大后更通人性。薈薈父親嗓子不好,經常邊刷牙邊咳嗽,每次小迪都一個激靈從沙發上跳下來,緊張地蹲在邊上盯著他刷牙。

            薈薈母親早上要掐準時間遛完狗再去上班。小迪會自覺叼好項圈,乖乖坐在一旁等著,不給她添一點麻煩。

            薈薈很放心小迪在父母那生活,總想著忙完這陣再去接她回家。直到4月23日的清晨,母親接連打來3個電話,“小迪快不行了”。

            手忙腳亂下,夫妻倆睡衣都沒來得及換,穿著拖鞋奔向父母家。開過第一條馬路,前面又是個紅燈。第四個電話打過來:小迪死了。

            薈薈下意識地掛斷電話,腦子嗡地一下炸開了。刺眼的紅燈閃在眼前,老公問:“要不要闖紅燈?”

            她下巴微微顫抖,捏著拳頭,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前方:“不要,不用?!?/p>

            幾個小時前,母親收到薈薈發來的PPT,打開電腦修改了四十多分鐘,眼看上班時間要到了,才匆忙起身去廚房喂狗。

            廚房有一大塊很硬的醬牛肉,她把肉切得碎碎的喂給兩只狗,又跑回房間換衣服。切剩的大半塊肉被遺忘在案板上。

            沒等她梳洗完,廚房傳來兩只狗打架的聲音。她趕緊跑出去,看到小迪正從拉布拉多嘴里搶過來那一大塊醬牛肉。

            小迪意識到犯錯了,慌亂地把拳頭大小的牛肉整個吞進嘴里。她意圖鉆進沙發底下,可走著走著就軟癱在地,嘴角還有一絲唾沫,接著開始吐口水。

            薈薈沖進來時,小迪正癱倒在沙發上,旁邊橫著那塊闖禍的牛肉。她的身體溫熱柔軟,鼻子濕濕的,舌頭還是健康的鮮紅色。

            打了很多家醫院的電話,都沒開門。醫生指導他們,把狗狗側臥過來,按住胳膊肘下面胸腔的位置,一邊按一邊從鼻子做人工呼吸。

            一家人趕緊開始急救,薈薈為了做PPT一夜沒睡,渾身無力,癱坐在地上。她堅信小迪能聽得見聲音,不??藓埃骸靶〉夏悴灰?,媽媽需要你,你不能走……”

            小迪一直沒有醒來。一個多小時后,她舌頭慢慢變成紫色,瞳孔開始渙散,身體逐漸變得冰冷,腳掌發僵發硬。這時薈薈才意識到,小迪真的死了。

            冰箱冷藏柜的食物和抽屜全被扔了出來。薈薈雙眼紅腫,邊哭邊和老公一起把小迪的尸體塞進去。

            杭州4月已經開始悶熱,不過半天,尸體散發出一絲異味。由于身軀過于龐大,小迪只能被豎著塞進冰箱里,血從嘴角流下來,染在冰霜上。涼氣一絲絲地往外飄,混著眼淚,模糊薈薈雙眼。

            聯系完火葬場,在等候的間隙,老公突然冒出一句話:“不是還有克隆嗎!”

            薈薈整個人還處在飄忽中,抬頭問他:“小迪都去世了,還能克???”

            經老公提醒,她才想起來,今年春節時看到的一則熱搜,“上海女孩克隆愛寵”。當時薈薈還笑說,未來小迪老了,也要去克隆一個。

            借助所剩不多的清醒,夫妻倆立即行動起來。翻遍全網,發現全世界僅有兩家商業化克隆機構:一家是韓國的“Sooam”,一家是中國的“希諾谷”。



            圖|過去成功的克隆犬

            希諾谷公司開設了淘寶店鋪,很容易找到??头嬖V他們,可以克隆,但是報價38萬元。

            薈薈倒吸一口涼氣。她一向節儉,在英國生活5年多沒買過一件奢侈品,兩人手頭也只有13萬存款,剩下的25萬怎么湊?來不及想那么多,她只知道如果就這樣把小迪火化,他們肯定會后悔一輩子。

            老公催促她:“你到底想不想克???”薈薈呆坐了一會兒,咬咬牙說:“做!”

            他們按淘寶店客服的要求把小迪放在冰箱里,第二天一早,會有獸醫來帶走小迪的一塊皮膚。帶著基因的細胞將被冰凍封存,等待進入一個新的卵母細胞,最終孕育出一只和小迪一模一樣的狗。

            夫妻倆手忙腳亂地給殯儀館打電話,推遲火化到第二天晚上7點。然后心虛地編個借口,讓父母也先別回家。

            去殯儀館路上,導航湊巧經過他們最常帶小迪玩耍的公園。于是他們折進湖邊,繞湖兜了一整圈。

            到了殯儀館,薈薈抱著小迪舍不得撒手。工作人員催促她趕緊火化,說一定要先燒大狗。薈薈只能剪下小迪的一撮毛發,收進袋子。

            那是她第一次經歷“親人”的火化。小迪被推進爐子,薈薈就坐在爐邊守。別人勸她骨灰氣味重,對人體不好。薈薈聽不進去,小迪燒了兩個小時,她在爐邊坐了兩個小時。

            回去的路上,薈薈第一次開始思考,生死是什么?來的路上,她坐在車里摸著僵硬的小迪,覺得小迪好像還沒離開。等到回去的時候,小迪突然變成了容器里的一堆骨灰,她不得不直面她的離開。

            在英國和北京的所有回憶,都隨著小迪的離開逐漸消散,失去小迪對薈薈來說,好像是失去了一部分自己。

            薈薈的童年記憶非常寡淡,父母是知名醫生,忙起工作根本什么都顧不得,她餓了只能自己在家煮泡面吃。8歲時父母買來的串串狗成了她唯一的伙伴,陪她度過了9年時光。

            19歲出國,在英國第一年,薈薈遭遇兩次入室偷盜,屋里被洗劫一空。她一個人坐在房子中間,帶著哭腔跟母親說想回家。母親只是冷靜地安慰她:“孩子,你現在應該去把門窗關好,好好睡一覺?!?/p>

            第二天,母親問她,還想回家嗎?薈薈說,不想了。

            她第一眼看到小迪照片時,小迪才一個月大,琥珀色的瞳仁里閃爍著機靈和野性,孤零零地歪著腦袋坐在柴火堆里。薈薈仿佛看到了當年的自己。



            圖|第一次見到小迪

            小迪小時候,薈薈和男友出去買菜,常把她寄養在室友房間。小迪困了就耷拉著頭,一下一下地晃,怎么都不肯睡覺,直到薈薈回來,她才安心睡著。薈薈和男友爭吵,小迪會嚇得躲到床鋪底下,每一次都讓薈薈心疼不已。

            后來她很少讓小迪一個人在家里,總是想盡辦法陪著她,似乎這樣,孤獨的童年就會得到某種彌補。

            在英國的最后一年,她們不得不面對即將到來的分別。男友提前畢業回國了。薈薈交好下半年的房租也回國一趟,回來時家里門鎖突然被換了。

            她去找房東交涉,那邊卻惡狠狠地告訴她,三天之內必須帶著狗一起搬走。

            回到公寓薈薈氣得渾身發抖,小迪跑過來用爪子扒她、用腦袋蹭她頸窩,好像是在安慰她。那一刻她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盡快把小迪帶回國。

            帶寵物回國的手續很復雜,光證書就要辦厚厚一沓。很多手續薈薈在的小鎮子辦不了,她就牽著小迪步行一兩個小時,去隔壁城鎮打疫苗?;貋頃r天黑了,沒有路燈,她牽著小迪在漆黑的夜幕里往家走。

            前后折騰一個多月,終于等到上飛機那天,小迪卻因為暈車吐了一路。機場工作人員警惕地打量著薈薈:你是不是虐狗?小迪顛簸一路,情緒激動,微微咳嗽。這樣上飛機,很可能會死。

            經過多方交涉,機場終于同意:將小迪留在機場觀察3天,無恙后再送上飛機。薈薈還簽了一份生死協議:如若寵物死亡,航空公司概不負責??者\寵物難免意外,薈薈隨時可能失去小迪。

            約定時間已過,薈薈卻一直沒等到小迪。小迪在俄羅斯轉機時,被遺忘在機艙。等取出來,已經趕不上下一趟航班。后面的航班,不是滿倉,就是沒有有氧行李艙。滯留機場多日,好不容易等到合適的航班,小迪再次站到薈薈面前,咧開半邊嘴壞笑。

            回國后,能分給小迪的時間越來越少。薈薈愛折騰,她創建了一個公益社會組織,又注冊了新公司準備創業,各類比賽路演也是絡繹不絕。工作最忙那陣她只能把小迪放在父母家。

            被寄養的小迪漸漸有點抑郁。她不太愛鬧了,經常躲進沙發底下,只露一個大尾巴在外面,誰叫也不搭理。薈薈經常去看她,可每次一走,小迪就生氣地鉆進沙發底下,不肯出來告別。

            4月22日,小迪去世前一晚,薈薈剛要離開,小迪一反常態,坐在大門口死死堵著門,拽也拽不走。

            薈薈咬咬牙,狠心對小迪說:“你再乖乖呆幾天,我們五一就接你回家?!?/p>

            小迪這才低著頭默默走開了。

            薈薈回家通宵做了PPT,剛好在母親喂狗的時間發了過去,那份間接導致小迪去世的PPT成了她解不開的心結。

            她開始整晚失眠,即使睡著了夢里也都是小迪在沖她搖尾巴,叼著項圈纏著她出去玩。厭食和安眠藥的激素讓她一下暴瘦一下爆肥。母親百般勸慰無效,只好陪同她化好妝,帶她去參加比賽,到了現場薈薈哭得根本上不了臺,社會組織和新公司也半停滯了。

            薈薈試圖轉移悲傷,她開始整夜整夜地看《星際穿越》,希望能有平行宇宙,多維空間,小迪會在那里等著她,她甚至強迫自己相信宗教、相信輪回。

            可一切都是徒勞。

            性格強勢的母親心疼又著急,只覺得她不夠成熟,整天問她:“小迪是你的孩子,那你什么時候生個真正的孩子???”

            沒人理解她,也沒人能填補她生活里的巨大空洞。

            她看了好幾遍《海邊的曼徹斯特》。電影里的男主角因為疏忽燒死了幾個孩子,選擇不遺忘,與痛苦共度余生。

            “人為什么一定要戰勝自己?強迫自己去接受死亡。如果不接受,能不能就不接受?”薈薈整天這樣想著,克隆小迪成了她解脫的唯一出口。

            等待克隆的日子無比煎熬。

            小迪去世第二天,獸醫取走小迪的一小塊皮膚,放入組織液寄往北京。在實驗室建立培養細胞后,細胞活性測定95%的細胞依然存活。薈薈本打算將細胞放在-196℃的環境中凍存3年,克隆費用還有25萬元缺口,差不多要攢3年。

            但她等不了那么久了,兩個月后,薈薈說服父母借給他們25萬。夫妻倆打了借條,每月按揭還款6000元。

            顯微鏡幽藍的畫面里,細胞核被推入成熟的去核卵母細胞中。細胞融合后還需一系列復雜的操作,才能獲得激活的克隆胚胎。胚胎將在代孕母犬的子宮里發育著床,2個月后,薈薈將會得到一只小“小迪”。

            克隆狗的難度很高,狗的卵母細胞從成熟到老化只有幾小時的窗口期,一直試驗到第217號,希諾谷才克隆出第一只狗。胚胎移植的成功率也只有50%左右,工作人員通常會將克隆胚胎分別移植到兩只代孕犬的子宮里,往往最后只有一只成功受孕。北京的實驗室里整齊排列著一只只狗籠,里面裝著等候創造新生命的母犬。

            每克隆一只狗,還需要有10到30只供給犬提供卵母細胞。希諾谷養殖著超過1000只國際公認的實驗用比格犬。生命的昂貴與延續,在同一間實驗室發酵。

            希諾谷的商業化嘗試不到2年,開通淘寶店后,越來越多愛寵人士開始關注克隆技術。公司接到50多筆訂單,60%以上的訂單來自寵物狗的主人。



            圖|希諾谷提供的克隆流程

            第一只商業克隆狗誕生在2018年5月,那是一只并不昂貴的串串狗,主人舍不得它的離去選擇了克隆。身價最高的狗則是參演過《心花路放》、《惡棍天使》等電影的明星“果汁”。

            品種最特殊的是一只功勛卓越的警犬——“化煌馬”。它曾獲一級功勛,能夠通過血跡、腳印等信息追蹤到犯罪嫌疑人曾經居住的地方。由它而來的“昆勛”成了中國第一只警用克隆工作犬。

            克隆人因為難過倫理關被全球科學家嚴令禁止。寵物克隆同樣難逃爭議。

            朋友問薈薈:“你這不是自欺欺人嗎?它根本不是小迪,也沒有小迪的記憶。你打算把它當做小迪?還是小迪的孩子?妹妹?還是一個復制品?”

            薈薈也清楚,克隆出來的不是真小迪,但她還是希望有個小“小迪”。38萬元的花費對她來說不算少,但她愿意用這筆錢,去換未來漫長歲月里的另一份陪伴。

            她一直覺得,火化那天小迪留給了她一個信號。小迪的身體太大了,燃燒時不安分地倒向一邊,很多骨頭都掉進了縫隙。工作人員清理兩次,清理出許多白骨,裝進骨灰盒封好。

            臨走前薈薈不放心,讓老公再去看一眼,從縫隙里露出一大塊完整的牙齦骨頭。

            小迪每次得意時都會沖薈薈咧著半邊嘴巴笑,露出半邊牙齒,一副痞痞的表情。

            那塊骨頭,就是露出的那半塊。


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希諾谷克隆工廠

            客服服務熱線:400-616-2206

            工作時間:9:00-18:00

            ? 2018 北京希諾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(京ICP備17033651號-1)
            日本www免费高清视频,日本高清不卡码无码视频,日本高清区一区二区三区,日本高清熟妇老熟妇